C渡°

在大玩家收获了一只小福喵☆

太宰先生生日快乐☆

不过小中也的话就不能开车了呢
⚘(∀`ฅ*)

有原图都不知道画了啥

绝望(。í _ ì。)

朋友拜托画张女鬼...

失败了怎么办˚‧º·(˚ ˃̣̣̥᷄⌓˂̣̣̥᷅ )‧º·˚

康纳是世界的宝藏☆

我怎么就违规了?!慌张

恋爱中的人都是傻子【临也生贺】

*赶一波末班车

*祝临也生日快乐

*静临向
 
 
  
*
[恋爱中的人都是傻瓜]

折原临也从梦里醒来时看着面前男人的突然想起这样一句话。清晨熹微的阳光穿过窗帘的缝隙,让那一头金发显的亮晶晶的。


他看着男人发梢点缀的一点光晕,心里想着小静哪里为他而傻过,小静分明一直都是傻的。一这一来就忍不住恶狠狠的想着干脆这样晒着他,让刺眼的阳光弄醒他才好。


临也试着起身,又难受的落回床上。这样一折腾,想起昨夜的纠缠,他又忍不住气愤,像很久之前那样,只看着男人的脸就开始制止不住的不爽。他伸出手指戳着男人的脸,心里埋怨着到底是怎么和这样一只草履虫纠缠在一起的呢?


记得最初见他的时,还是在来神的校园里,远远的望着这个过分张扬的少年。那时他对这个名扬池袋各个校园的人也仅是有所耳闻,少年仰头看他时眼里毫不掩饰的厌恶让他觉得惊奇,不由的生出了些许兴趣。


新罗安排的见面是临也一早就算计好的,他坐在自己选定的观众席上愉快的观赏这出闹剧,然后适时的献上掌声。少年像预想中的扑了过来,但是少年强健到奇异的体魄和无法预估的行为让临也在抽出小刀的瞬间兴奋的难以抑制。


这是有趣的人,似乎也是个难以受自己掌控的,那时他便预感自己的高中生活大概会变的非常有趣。


静雄是个不受控制,头脑简单到不可思议却直觉敏锐的非同一般的草履虫。


他想,他是必须厌恶平和岛的。亲昵的称呼他作小静也不过是想看看他气急败坏的表情,再好好嘲弄一番。


小静,听起来像个狗的名字。可惜那家伙是只草履虫罢了。


彼时临也心里少些弯弯绕绕的心思,对感兴趣的人和事都少了那么几分小心谨慎。对上了一个头脑简单小静,他似乎也被影响的简单肆意,他一直不断地试探着小静的底线,去激怒他,看他愤怒的,疯狂的样子。只是这竟然成了习惯,此后静雄竟成了他生命中唯一的变量,中学这一纠缠从此难解难分。


等到毕业的那天,例行公事一样的争吵打架之后,大概是因为一切即将结束,鬼使神差的,临也给了小静一个吻。那是怎样的心情呢,他到现在也说不清楚。


像是被彼此相接的嘴唇烫伤一样,临也慌慌忙忙的逃走后,做了个愚蠢的了个了断,让小静入了狱。可惜即使这样,临也沉浸在与人的虚与委蛇里,徘徊在形形色色的世界边缘时,还是会想起这个单纯的像是草履虫一样的小静。他便明白,自己和小静总归是有一个得死去的。


那以后两人的争斗无不奋不顾身以命相搏,对彼此再无一点顾及。临也深深的意识到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


可是即使这样的犬猿之仲,他们都是唯一陪彼此到最后的人。

相处的这些年里,临也的身体也算是千锤百炼,虽然少了小静那般奇特的体质,但也让自身在池袋活动的游刃有余,只是这样,他还是没能杀掉静雄。


[首先还是先离开这里吧......尽可能越远越好。我宁愿死......也不愿意被怪物看见。]


那时我不曾想过自己会活下去。即使活下去也要下定决心不再与平和岛静雄相见。


随着我离开池袋,我开始意识到自己对于自身深深的绝望。


我平等的爱着人类,人类也理应如此爱着我。站在高处俯瞰这世间,一次次的告诫自己所有的人都是一样的,一次次劝告自己平等的爱着人类。为了人类驱逐掉那个混入人群的怪物,却反被人疏离。


我只得逃离着池袋,离开那个绝不受我控制的人身边。


他微微低下头,看到手上的戒指,又想起男人突如其来的告白。当那个男人来到武野仓市的时候,他哪里顾得多想,只对这远远超乎预料的事情束手无策。


他连站在男人面前的能力都没有。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曾被这样形容过的情报贩子此刻连逃跑都做不到,哪里来的天罗地网,机关重重。


等到这男人用满含爱意的眼睛凝视他,在他耳边倾诉爱语的时候,临也觉得像被眼前这个人看了个透彻。连带着心底最不可见人的那点阴翳一起。

 

再之后,一溃千里,一切都看似顺理成章发生了。等到他半推半就的倒在床上,握着的刀手紧了又紧,才觉得一切不像是幻觉。男人果真接上了那一吻的后续。


心里无底的空落被排山倒海而来的感情覆没,他终于觉得脚落在实地上。这世间唯一难以预测的人如今就睡在自己身侧,而这缘分也终于被自己系紧。


临也突然很想笑出声来,他勾起嘴角,吻了吻睡梦中的男人,起身,拉紧了窗帘。

记录自己考场作死结果真死了

怀疑自己傻的(*꒦ິ⌓꒦ີ)

35天

既然已经五一了...

那...五一快乐?

٩(*´◒`*)۶☆

4.29

中也先生生日快乐☆

虽然p3莫名其妙

(●'◡'●)ノ❤能喜欢中也真的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