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C小物

今天也要厚颜无耻的活下去୧( "̮ )୨✧ᐦ

得到了敦君的扭蛋,好可爱啊
(*๓´╰╯`๓)♡

文野剧场版今天上映啊啊啊

可惜看不到

还是怀念一下露西小姐姐吧(〃ω〃)

有人喜欢露西小姐姐吗?她真的!我爱她!

从一月就准备画的画小樱,总算在年前画完了,嘻嘻

魔卡少女樱真的是超级!可爱的!这些人,这些人,都超级温柔啊!

我小时候看的还叫百变小樱,那时候家里有全套的光盘,时隔多年能看到透明片篇真的开心,嘻嘻

先被1557逼疯,后被色差逼疯,我的电脑和我的手机真的是两个世界!(╯`□′)╯~ ╧╧

啊啊啊!一抽三!一抽三!

这是欧洲大陆在欢迎我啊!

突如其来的幸福让人眩晕

【森爱】黎明将要来临


#  原作背景

#  OOC预警

#虽然现在没看到但估计会有的错字预警




安静的。

优雅的。

华丽的。

他看着那个小小的身影,在落地窗前的阳光里旋转。金色的发丝飞舞在阳光里,红色的裙摆像花瓣一样绽放,幼嫩白皙的肌肤也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森鸥外垂下自己猩红的眸子,他回想起今早为小爱丽丝亲手穿上裙子时抚过爱丽丝肌肤的时的触感,丝滑的、带着一点温暖和幼嫩的奶香味。

她无端的在那里旋转。

近来,爱丽丝偶尔会这样。她看着什么发呆,或者安安静静地涂鸦,又或者像这样,自己一个人踮起脚尖旋转。

很快她停下了,年轻的小姑娘不应该对这样无趣的游戏有兴趣。

她看着森鸥外,蓝色眼睛里是划过飞鸟的天空,是凝结的海水,现在它注视着森鸥外的眼睛,它微笑起来,然后爱丽丝用自己百灵鸟般嗓音喊着“林太郎”跳跃着、回到那个男人的怀里。

森鸥外低下头看着自己怀里的小姑娘,近来他经常这样看着自己的小姑娘,用目光追逐着她,黑手党的日子不应该这样的清闲,但近日他总能得了空闲去凝视这个陪伴在自己身边的小姑娘。他看着她,觉得她的心里空落落的,这是不应该的,她是他的一部分。

她的一切由森鸥外沾满鲜血的手塑造而成,从尸山血海中挑选出最洁白的骨骼,将皎洁的月光凝出她的皮肤,把剪断的阳光织成她的长发,然后跋山涉水寻找这世间最纯粹的蓝色做她的眼睛。

他想起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小姑娘,啊啊,那时自己像个青涩的高中生那样,惊讶的看着,大张着嘴巴,说不出一句话来,直勾勾的、睁大着眼睛那样看着这个小姑娘,仿佛感动要哭出来那样。

森鸥外抚摸着它金色的长发,从回忆回到现实。他带着白色丝绸手套的手捏起一份文件,腥红的眼睛微微眯起,忍不住勾了勾嘴角。

森鸥外为自己和爱丽丝选择了一个任务,他接手港口黑手党后禁止了部分黑色交易,而一个新兴起的组织竟然染指人口买卖并购入了大量枪械,虽然眼下还不成气候,但这样一个小组织竟然在横滨急速扩张还多次影响和港口黑手党的生意。森鸥外也不得不注意,眼下组织得力干部中原中也也在组织待命的情况下,本来远远不到他亲自出手的地步,只是森鸥外觉得有什么事情正在发生,而自己必须要弄清楚发生了什么。

森鸥外边计算着时间边卷起碟子里的意面填入口中,现在他的部下应该在两条街左右的位置清扫被打散的小组织,而他要将被引入陷阱的、无谋的小狼狗撕碎。森鸥外拿起白色的餐巾擦掉嘴角的意大利面酱汁,缓缓从小餐馆的椅子上站起来,用力时气息不顺,忍不住咳嗽了几声的,他皱了皱眉头,只有这种时候他才会想起自己不是个多么年轻的人了。他牵起从椅子上跳下的爱丽丝的手,沿着有些荒芜的路边慢慢走去。

他很久没见过这样的光景了,敌对的异能组织首领和其部下用黑洞洞的枪口对着他。他站在包围圈里,一手抚摸着藏在口袋里的手术刀,一手摸着身边小姑娘的头,仿佛真是个救人的医生一样。

他笑着,仿佛下一秒会说:乖,不哭,医生给你糖果哦。

“爱丽丝酱,一会去买一条新裙子吧。”

听着这虚伪的医生用哄小孩子的语气说这样的话,爱丽丝向前微微低头,然后出现在了对方面前,她挥舞着巨大的针筒,敌人的身体被斩断成两截,大片的鲜血喷溅出来落在爱丽丝鲜红的裙摆上。

森鸥外头也不回的将手术刀准确的插入身后试图偷袭者的头颅,“好了”他蹲了下来,看着对方坐在地上、颤颤巍巍的小头目,“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

等到他终于盘问的心满意足,将口袋里剩下的最后一把手术刀送进对方心脏,森鸥外轻松的站了起来,“爱丽丝酱?”

他过头去叫他的小姑娘,黑洞洞的仓库里,外面被暮色渲染的通红的天空下,空空如也。

“爱丽丝酱?”森鸥外没由来的心慌。

“爱丽丝——酱?”森鸥外边喊着转回身来,他看到了一双红皮鞋,他的爱丽丝正站在那个刚刚死去的、小头目的身边。她的身体被大片的黑暗笼罩着。

森鸥外长舒了一口气,但冷汗还黏在身上,他想起在与组合对抗前,进入深渊的红发安妮的房间之前,也是这样。“走失”的爱丽丝。

作为他的异能力,Vita Sexualis,他比谁都清楚,她不应该有任何超出自己预料的举措。但是现在,冷汗紧紧的黏在他的后背。

他抖了抖嘴角,摸着爱丽丝的头顶“回去吧。”

多说杀人者噩梦缠身,但是森鸥外从他杀第一个人到接管组织手上血债累累却从没做过噩梦,虽说从前也不是睡的有多么安稳,不过这是他成年后第一次有了可以称之为噩梦的东西。森鸥外从噩梦里惊醒,缓缓的坐起身来,猩红的眼眸望向窗外,回忆着刚刚的梦,尸横遍野的长廊里,他的爱丽丝在那里时隐时现,金色的长发,白色的长裙,光着的脚丫不时点在冰凉光滑的地板上。他呼喊着她,破碎的喉咙里只能发出像鼓风机坏掉的气音,他低头看着自己手上的皮肤像枯萎的花瓣一片一片剥落。他长叹一口气,从梦境里回神,爱丽丝不知什么时候坐在他的床边,心里一惊,正这时,他仿佛听到她的叹息,“林太郎”,她长叹般吐息。

她从床边落下,赤着脚慢悠悠的离开他,森鸥外从床上下来,跟在她的后面,银色的月光落在她的身上,让她像是一个若隐若现的精灵。她坐在她的小梳妆台前,他微微一笑,开始梳理她的长发,他看着她,镜子里的爱丽丝微微低垂着眼眸,而他在她的身后,而他......

他怎么会不明白,他不应该不明白。爱丽丝,他的人形异能力,若是只是异能力,她应该有这样的终结,若是作为一个小精灵,她从诞生起就被维持在这个年纪,年轻的,带着稚嫩的。太久了,久到森鸥外开始遗忘爱丽丝的终结,久到他自以为是的觉得爱丽丝的陪伴理所应当。他忘了,再娇艳的鲜花也应当有枯萎,再新鲜的果实早已腐烂,他是,他的爱丽丝也是。

“林太郎……”森鸥外猛地包住了她,双臂勒紧她的胳膊,爱丽丝只能再叹一口气,“林太郎……”你已经,老了呀。森鸥外半跪在她的身后,紧紧的禁锢他小小的百灵鸟,像是抓着流逝的时间,她一直是草莓蛋糕上最鲜亮的那颗红草莓。他恍然大悟。异能力,爱丽丝是他的异能力创造的孩子,而他已经老了。

他紧紧地抱着爱丽丝,他才不明白自己对自己的孩子,对爱丽丝到底是怎样的感情,怎样的爱恋,那孩子是他最后的温柔,是他对于一种几近神秘的光的迷恋。

或许黎明来临他的光变会消失,迎来应有的终结,可是他不想。他太寂寞了。太寂寞了。

他就这样久久的拥抱着她,直到远方的天空隐隐的泛白,爱丽丝掰开他的手,转过身来面对着他。

“为我穿上裙子吧”森鸥外惊异的看着爱丽丝,那双清亮的眸子像昨天、像前天、像过去的每一个日夜那样望着他,但他从没有这样恐慌,那双眼睛一眼看到他的心底。

他不知道这一切是不是真的出自她的本心,他不知道她是不是拥有她的灵魂。

他只觉得,她什么都知道。她什么都知道。

她不知道这一切,她的苦痛、她的悲悯、她此刻的平静是否出自她的本心。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拥有属于自己的灵魂。

她只知道他什么都知道。自己也是。

她抚过森的脸庞,看着这双永远凝视她的眼睛,“别哭啊,林太郎。”她微笑着这样说,但对森鸥外来说这没有什么安慰的效果,依旧改变不了将要来临的黎明。

爱丽丝,他唯一的爱丽丝,终还是消散在风中。

END

其实这是在看过社长和森鸥外的...对决的漫画时想到的。当时在想其他人的异能都是用完一次,然后在用下一次,比如中也改变一次重力,用完之后被改变的物体重力恢复,但是爱丽丝一直存在,会不会是说森鸥外一直在使用能力,那他会不会有一个极限?

当时就有想写文章的想法,但是由于自己不擅长写东西最后也没有发出来,快过年了,准备做一下寒假的作业时,还是决定发出来,作为今年自己的ending。或许有一天再看会羞愧的删掉它,但至少现在还是想发出来的。

如果有人能最后看到这里,真的是非常感谢了。

夜里抽卡,11连中ssr中也和ssr宰!

兴奋到崩溃!!!٩( ᐛ )و啊

感觉欧的不行,感谢文豪野犬,感谢中也,感谢宰,感谢2018!我爱2018!(。>∀<。)

Merry Christmas🎄

就不是今天画,但没关系,要做作🌚

祝我能抽到圣诞ssr乱步

昨天在lofter看到一个太太发的图hhh
武侦携手港黑助横滨警署走上业内顶端hhh

天冷了,要注意保暖啦(*´︶`*)

没有日期的太宰君

想画那种哭泣的少年(然而没有)

期待剧场版( ⁎ᵕᴗᵕ⁎ )